头部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2012八一 > 热血忠魂

周波:冰下救人谱写生命壮举

line

来源: 首都文明网

时间: 2012-07-26


  “只要党和人民需要,我会奉献一切!请党组织考验我!”去年10月12日,一名入伍才11个月的士兵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120多天后,他为抢救落入冰水的儿童,献出自己年轻的生命,把青春永远定格在21岁。他叫周波,生前系北京卫戍区某部警卫三师防化连三排九班战士。

  飞身入水救儿童

  去年2月14日下午2时30分,寒风刺骨,气温零下5摄氏度。周波所在的驻军在徐辛庄村旁的靶场进行实弹射击。靶场西侧是一个水塘。通州区徐辛庄小学三年级学生高昊、臧国帅在冰面玩耍时,并不知道脚下的危险。

  先是臧国帅踩塌了冰层,掉了下去。高昊赶去拉他,冰面再一次破裂,高昊也随之落入水中。两个孩子在水中挣扎着。

  “救命啊!”一阵急促的呼救声从远处的池塘方向传来,负责警戒任务的周波、刘冰恒迅速跑了过去。身高腿长的周波跑在前面,刘冰恒紧随其后。

  “看!”顺着周波手指的方向,两名年纪不大的孩子正在冰窟窿里浮浮沉沉,拼命挣扎着求生。从西岸到孩子的落水点要经过50多米的冰面,当时冰面已经开化,其中一部分冰面相当薄。两人只能在冰上匍匐着靠近孩子,可是冰面湿滑,即使抓住孩子,也使不上劲儿将他们拉上来。孩子的脸色已经被冻得苍白。

  “嗵”、“嗵”,来不及脱衣服,两个猛子,年轻的战士跃入水中。

  “先救孩子”

  “别怕,抓住我!”周波一把搂住了一名孩子,孩子由于害怕,不停地挥舞着手臂,几番推开周波。无奈之际,两名战士一齐潜入孩子下面,一手抓住孩子的腿,一掌托住孩子的屁股。发力!孩子脱险了,孩子攀上了冰面。

  可是,用力过猛,周波和刘冰恒再次沉入水中。不好,呛水!刺骨的寒冷,从内到外冻结了周波的每一分力气。不能放弃,还有一名孩子!尽力浮出水面后,周波和刘冰恒又游近另一名孩子,几次尝试,但体力不支,都没能把孩子推出水面。

  眼前开始恍惚了,身体在下沉。“周波,挺住!”刘冰恒见状,左手捞住周波,右手握紧孩子。“别管我!先救孩子!”仅存的一点意志,使周波挣脱刘冰恒的手,尽力向上猛推刘冰恒和孩子,自己则沉入水中。

  刘冰恒迅速用脚勾住周波的腰,防止其下沉,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扒住冰面。就这样,三人在水中坚持了10多分钟。战友来了,村民来了。他们考虑到人多、冰层薄,当机立断组织参与救援人员将腰带连接起来。3名战士趴在冰面上,其他战士在后面用一条条腰带拽着他们。下午2时55分,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战士开始没有看到水下的周波,直到刘冰恒牵着他的手一同被拉出水面时,战友们才发现他的呼吸已经停止了。

  下午3时18分,周波被送往解放军263医院抢救,由于在水下待的时间过长,4时36分,医院宣布抢救无效。

  英雄事迹感动社会

  周波牺牲后,他生前的战友、当地村民赶到他牺牲的现场哀悼。人们在水塘边安放周波的遗像、挂起条幅、摆上鲜花祭奠这位年轻的战士。被救孩子高昊的父母和臧国帅的奶奶带着孩子来到军营,声泪俱下地表达对恩人的感激和哀悼。

  周波的追悼会在北京举行,近万名群众自发为英雄送行。在北京市通州区殡仪馆,1300多个花圈、2600多条挽联,绵延摆放了近1公里。

  人民战士人民怀念。据该部副政委贺秋刚介绍,周波牺牲后的10天时间里,已有上万名群众自发前来吊唁,并为英雄家人捐款。元宵节晚上,600多名群众点亮烛光,在他牺牲的池塘边祭奠。

  英雄遗体告别仪式正式开始后,人们洒泪为烈士送行:“周波一路走好,你永远活在我们心中!”由于前来送别的群众太多,原定一个小时的告别仪式,最后不得不延长了半个小时。

  “为人民献身的人,人民永远不会忘记。”被救儿童就读的徐辛庄小学校长王启发告诉记者,明天是学校新学期第一天,全校师生的“开学第一课”是到周波牺牲的地方祭拜,让孩子们永远记住他。

  在周波的家乡,重庆市政府、重庆警备区专门组织慰问团前往周波的家中吊唁慰问。警备区司令员张烨、政委梁冬春表示,周波是重庆人民的好儿子,更是现役军人和民兵预备役官兵学习的好榜样。

  部队党委追认周波为中共党员,批准为革命烈士,北京市追授他“首都见义勇为荣誉市民”称号和“五四青年”奖章。

  家人为英雄自豪

  “1.92米的大个子,人长得帅,而且脾气特好,踏踏实实、勤学苦练,是一名难得的好兵。”周波所在连队的指导员刘烊眼圈发红。在他的印象里,周波是这个连训练最刻苦、进步最大的一个兵。

  周波的父母都是农民,离家在新疆伊犁打工。周波是他们的独子,而今,他们要面对“白发人送黑发人”。老两口一路哭到北京。

  通州殡仪馆,一身戎装的周波静静地躺在鲜花丛中。父亲周永明、母亲任明秀等亲属们悲痛欲绝。“周波是我全家的救命恩人啊,以后我孩子就是你的孩子!”被救孩子臧国帅的奶奶刘桂兰和周母抱着孩子哭成一团。

  而哭过、痛过之后,周波的父亲却拉着周波所在师副政委贺秋刚的手说:“娃儿用自己的一条命换取了两条命,他走得很光荣,我们为他自豪和骄傲!”

  在这几天中,落水儿童高昊、臧国帅和家人几乎每天都到周波牺牲的池塘边去祭拜,上千名群众纷纷来到出事地点、部队营区吊唁慰问,送去花圈、挽联、鲜花。

  打小就是好娃

  在周波出生的重庆市涪陵区青羊镇兴源村3社,众多的村民都笼罩在悲伤的情绪中,其中最为伤心的莫过于周波的爷爷和奶奶。69岁的奶奶梁成佰听到孙子牺牲的消息后,坐在泥巴老屋前偷偷地抹着眼泪,孙儿过年前的问候仿佛还在老人的耳边回响。作为家里的独子,1987年出生的周波一贯孝顺奶奶。“他是个孝顺的娃……”

  “哎,可惜了,那个娃儿从小就喜欢帮助别人……”周波小学的数学老师邓忠民听到自己学生牺牲的消息,几度哽咽。

  2003年,周波初三毕业时,曾被重庆第三水利电力学校录取。但刚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几天,他父亲干农活时摔下山,一条腿被摔断,让这个生活原本就很困难的家庭雪上加霜,一度欠下不少钱。为了减轻家庭的经济负担,周父的腿伤刚好,周波就悄悄跑到重庆大坪当了2年保安。

  孝顺、友爱、艰苦、乐于助人……这些溢美之词,是常挂在周波同乡嘴上的话,熟悉他的人都称赞周波——打小就是好娃。

  短暂而闪光的军旅生涯

  英雄离去之后,警卫师的广大官兵悲痛地回顾了周波短暂却闪光的军旅生涯:

  入伍后,周波看的第一场电影是《张思德》;听到的第一课是卫戍警卫部队一心跟党走、一心为人民的光荣传统。入伍一年多,他写下4本3万字的读书笔记。周波牺牲后,战友们在他的口袋中发现了被水浸湿的党的十七大学习资料。

  周波虽然身高1.92米,但体质并不强。刚到新兵连,他单杠训练一个动作也完不成,5公里越野的成绩是全连最后一名。在战友们的帮助下,周波坚定了刻苦练兵的决心。

  他按照班长帮他制定的训练计划,每天坚持穿着沙背心、绑上沙袋,围着操场跑3公里;每天练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100个立定跳远。

  新兵训练结束考核时,周波的5公里越野、单杠、手榴弹投掷、轻武器射击都取得优异成绩,受到连嘉奖。后来,他在师组织的应急分队技能比武中,取得了个人总评第一的好成绩,并光荣入选奥运安保成员。

  “周波多么想参加奥运安保工作,再有几个月奥运会就要举行了,但他却离开了。”战友郭进杰悲痛地说。

  “排里战士刘帮鹏发烧,周波半夜起床查看病情,他对周围战友就像对待亲兄弟。”战士范晨说。

  “患难见真情。在困难的时候,周波总是助人为乐,无私奉献,对工作兢兢业业、一丝不苟,他永远活在我的心里。”战士秦川说。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