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2012八一 > 热血忠魂

李方洪:英雄所长生命的最后100米路

line

来源: 北京日报

时间: 2012-07-31


  他的生命,永远地定格在救援的最后一户村民家院墙外,手被紧紧“粘”在380伏的高压线上。

  临终前,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们抓紧绳子,我去前面趟路”。

  在特大暴雨中,他一共参与救出63名村民,凤凰亭村村民无一伤亡。这,是对他最好的告慰。

  他,就是市公安局燕山分局向阳路派出所所长李方洪。

  在村民于凤友的带领下,记者重走了英雄所长李方洪生命中的最后100多米路。

  百米路上勇救15人

  指着路中间的摩托车和黑色轿车,村民告诉记者,那都是从三四十米外的村口冲过来的,足见当天大雨肆虐时的威力。

  21日,向阳路派出所所长李方洪本应休假,但中午时分,他打来电话,向村里人询问,村东头地势低洼的老张家的大娘在不在家,并嘱咐,快给她的儿子打电话,把独自在家的老人接走。

  下午1点50分左右,李方洪还是不放心,没来得及换警服,穿着便装就进了村。地势比较高的村民于凤友家被他指定成为临时抢险指挥部,后来被大水淹了房屋的村民都逐渐被转移到了这里。

  村东头的4户村民家在去年的大雨中进了水,李方洪就从这4户入手,开始组织转移村民。

  下午4点左右,雨瓢泼而下,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4台水泵不停工作,但收效甚微。李方洪果断做出一个在日后看来救了众多村民性命的正确决定——“全村人全部转移!”

  李方洪组织了两支救援队,一队是他与向阳街道综治办副主任隗华、街道工会主席高威和村民于凤友,另外一队则是派出所当值的两名民警管宝华、曲祥。

  凤凰亭村,西高东低、北高南低,一条主路东西贯通,只有100多米长,路两边就是一个个院落。李方洪从最东头南边的院子逐户疏散。路上的积水很快接近1米深,水流湍急,根本站不稳。李方洪找来一根20来米长的绳子,一端系在7号院门口的大树上,一端让在地势较高区域的几个村民死死拽住。这条绳子,成了一条生命绳。

  7号院,3户人家,7口人。记者在院门口看到了已经87岁的老人刘勇。老人用含混不清的话语告诉记者,李所长第一个冲进了他的家,当时雨水已经漫上了床沿。李方洪背起老人,趟着水出了屋。把老人安顿在指挥部后,他再次返回了7号院。

  雨势渐大时,村民刘建明和老伴儿正准备和7岁的外孙女任羽彬吃饭。“眼瞅着茶几就漂了起来,水马上就涨到了我的胯,到了孩子脖子,我把她举到了柜子上,孩子吓得直哭。”这时,响起了敲门声。刘建明想要打开门,却发现在水的压力下,门已经开不开了。李方洪从外拉,夫妻俩从里推,猛地一使劲,门终于打开了。让小羽彬骑在脖子上,让老两口各挽着自己的一只手臂,李方洪扛着、拽着这一家三口转移到了指挥部。

  随后,院里最后一位腿脚不便的村民也被李方洪背了出来。三家人全都安全了。

  在老陈家的出租房里,李方洪背出了小学3年级的杨京城。出了院子,杨京城的姐姐杨丹一个趔趄倒在水中,李方洪赶上一步,一把将女孩从水中拽起,一起艰难地往指挥部走去……

  只差最后10米路

  晚上6点多了,李方洪和同事已经转移了63名村民,其中,李方洪个人就救出了15名村民。

  李方洪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转头问于凤友,“还有没有没转移出来的人?”虽然得到“应该没有了”的答案,李方洪还是不放心。“刘祥家三口人,我怎么只看到出来两个?还是逐家再查看一遍吧。”

  二次搜寻,只剩下村西口最后一家了。此时,水已经没到胸部,湍急的水流不时还会卷起水花,呛得人透不过气。李方洪4人只能紧拽着绳子,贴着墙边缓慢前行。

  “老于,你们抓好绳子,我去前面趟路。”李方洪松开绳子,往前迈了一大步,右手抓住用于固定电线杆的一根斜拉钢索。齐胸的积水下,道路早就被撕扯开,脚下全是碎石。又往前走一步,没有站稳,李方洪又用手去拽电线杆的另外一根斜拉钢索。

  电火花划破漆黑夜,李方洪向左前方猛栽下去,手还被高压电紧紧地吸着……

  “救人啊,救人啊!”一定是高压线漏电了,晚上7点20分,于凤友的呼救声响彻在村庄上空。正在指挥部安顿转移村民的民警管宝华、曲祥拿起探路用的竹竿就往外跑。

  只有三四十米的路,在两名民警看来,却是如此之长。当他们趟着水一步一趔趄地赶到电线杆旁时,一时间竟然没有看到所长在哪里。借着微弱的灯光,曲祥终于看到了斜拉钢索上的那只手臂。“所长身子已经完全浸泡在水里了。”

  为了找到一个合适的营救角度,管宝华和曲祥先进了旁边一个无人居住的小院,翻墙来到距离李方洪一米多远的地方。“你们几个人在底下接着,别让李所儿掉到水里!”管宝华用竹竿一点点捅开了所长紧握着斜拉钢索的手。李方洪的身体开始下沉,被曲祥等人死死抱住。

  李方洪被大家抬到了旁边小院的地上。管宝华赶紧按压他的胸口,并进行人工呼吸。“当时看所长脸色发青、发紫,手也很凉,但掰开嘴,还有热乎气儿。”管宝华说,四个人没有放弃,轮流上前急救。半个小时过去了,李方洪始终没有心跳。

  “我们的手机早就湿了,村民帮着报了警,可救护车被水阻住开不进来,我们抱着所长在湍急的水流里根本出不去。直到我们几个人最后推倒了一面两米高的院墙,用雨衣兜着所长,外面10来名村民接力,把所长托出了最后的这10米路,送上了等在村口的救护车。”曲祥告诉记者。

  晚上10点半,医院宣布,李方洪抢救无效,以身殉职。

  村民终生铭记的叮嘱

  救援中,被丢在一旁的最后用来托李方洪的那件雨衣和李方洪掉落的一只鞋,早被村民细心地收起、擦净。而在于凤友家的晾衣绳上,李方洪当天穿着的那件立领条纹衬衣还在随风飘动。“衣服湿透了,我给他找了一件我的T恤换上。”于凤友说。

  7月22日下午,向阳路派出所里,一个简易的灵堂搭建起来。小小的屋子里,挤满了自发前来吊唁的村民。

  “所长是替我送了命啊,要不是他回来查看,触电的肯定是我。”67岁的刘成满怀内疚,不停抹着眼角的泪水。他说,当天,他很早就出门了,看到雨下得很大,很焦急,从旁边院子绕着进了自己家。3个小时前,他也曾拽过那根斜拉钢索,当时还没有漏电。如果再过一会儿,刘成出门很可能还会碰到那根钢索。

  7岁的小羽彬拿着一枝白花,走到李方洪的遗像前,默默鞠躬,这可能是她第一次看清当天扛着她出屋的叔叔的容貌。

  村民马女士说,她会一辈子记得,李方洪那天在屋子外挨家挨户地叮嘱:“现在水太大,危险,大家别轻易出来,政府不会不管你们的,一定会把你们都救出去!”马女士说,警察救人,永远走在头里,这样的警察,伟大!

  管宝华说,“李所儿那组,就他一个民警,没什么可说的,换成我们,也必须走在最前面!”说完这句话,管宝华掩面而泣,但擦干泪水后,眼神中透着坚毅。

  一位优秀的所长带出了一支经受得起考验的派出所队伍。翻看李方洪的履历,我们看到,这位45岁的民警已是一级警督,三次荣立三等功,8次获得嘉奖。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