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2012八一 > 热血忠魂

社区民警老孙的三个身份:大哥、干爹、孝子

line

来源: 北京日报

时间: 2012-07-09


  任社区民警这些年,孙洪德已经养成了随身携带笔记本的习惯。在走访中居民反映的大事小情他都会详细记录下来。

  老孙要调走了,居民舍不得。

  “好儿子,你不管我了……” 

  “孙哥,以后有事,还能找你不?” 

  “干爹,您能不走吗……” 

  今年52岁的孙洪德,在苏州桥西社区当了7年社区民警,因工作调动,近期离开了这里。居民们自发做了一本相册,五百多张照片记录了老孙在过去两千余个日夜为社区居民所做的点滴小事。 

  德服“三虎”当大哥

  2006年4月,孙洪德成了苏州桥西社区民警。 

  “老孙啊,咱们社区‘三虎’要打起来了。”居委会主任告诉老孙,“三虎”是李氏三兄弟,都因暴力犯罪蹲过大狱,平时没人敢惹,如今因房产继承问题,兄弟反目,大打出手,闹得全社区都不得安生。“老三还没出来(出狱),要不就更乱了。”

  “别急,我先摸摸情况。”当兵出身的孙洪德很沉得住气。 

  来到李家房前,门口全是碎酒瓶。一个年纪40岁上下、留着平头的男子,斜坐在楼梯上,靠着扶手抽烟,眯眼瞟着身穿警服的孙洪德。 

  “你是‘二虎’?”脸色黝黑的老孙,平时笑起来一团和气,沉下脸来,不怒自威。“二虎”捻灭了烟,站起来,“我是,怎么着?!” 

  “你坐过牢,应该懂点法,就凭这些,我就能把你再送进去!”老孙指着满地玻璃碴呵斥。

  “民警同志,您听我说,是我大哥不对。”“二虎”眨巴眨巴眼睛,没有了嚣张气焰。他说,房子是父亲单位分的,父亲去世时,自己和老三在坐牢,老大却独个继承了房子。

  “我先帮你找个住处,但你别再耍混!”说完,老孙支走“二虎”,扫干净碎瓶碴,敲开了房门。“老大,两个弟弟进监狱,跟你这个‘榜样’分不开啊。”老孙一进门就把“大虎”说愣了。“你现在有了工作、家庭,单位也分了房,难道非逼得弟弟走投无路?”老孙把掌握的情况一一摊开。

  经过一番劝说,老大同意平分房产。

  随后,老孙忙着找街道和“二虎”的原单位帮他落实房子。最终,原单位给了“二虎”一间平房。

  两年后的春天,在清河监狱服刑13年的老三也出狱了。在老孙的张罗下,三兄弟出租了父亲留下的房子,租金大部分给了老三。

  现在,三兄弟见了老孙,不叫“孙警官”,而是亲切地叫他“大哥”。

  情调纠纷认义子

  除了“三虎”兄弟,小区还有一户人家也令人头疼——尚家,儿孙入狱,婆媳矛盾尖锐。

  第一次入户,老孙就领教了这家人的火药味:一言不合,老太太就抄鸡毛掸子,儿媳抡起笤帚。

  “年轻人怎么能跟老人动手!”老孙表面上教训儿媳,却一直眨眼,让她先出去。 

  “老太太,您消消气,我一会儿就批评她去。”老孙拉过小板凳,坐在老太太身边,“有什么烦心事,您跟我念叨念叨。”老太太一肚子苦水:儿孙入狱,儿媳总偷自己东西,还虐待我……

  儿媳边啜泣边委屈地说,从没有偷过老太太的东西,因为老太太什么都攒着,有的药都过期了,自己拾掇屋子时就扔掉了。

  听完双方的话,老孙有了主意。自此,他隔三岔五上门帮老太太收拾屋子。老孙把整理出来的过期食物、药品放在老太太面前,“这些东西坏了才扔掉,不是偷。”老太太总算明白了儿媳的不容易。 

  老孙知道,老太太和儿媳最不放心的就是服刑中的孙子尚志(化名)。尚志出狱后,老孙出钱给他报了个法律班,“你当初就是因为讲哥儿们义气,不懂法,才打架进了监狱,先好好学习学习法律。”听从老孙的教导,尚志安心学习基础法律。作为“奖励”,老孙帮尚志找了份工作——房屋中介。干了1年多,如今,尚志已经是状元中介。 

  今年6月17日,得知老孙要离开社区,不善表露情感的尚志,终于压抑不住心中的感激,对老孙说:“干爹,您能不走吗……”

  巧破“谜案”好孝子

  要说最舍不得老孙调走的,还得数年近九旬的空巢老人靳万珍。画册中,他俩的照片最多。

  靳万珍因病失聪,导致性格孤僻,平时就爱摆弄花草,不爱与人打交道,可她阳台上的花,总莫名其妙枯死,她怀疑楼上的人投毒。

  老孙没有把靳万珍的“报案”当做无理取闹,而是拿出干刑警时的派头,戴上白手套,来到靳万珍家的阳台。

  老孙俯下身,闻了闻花盆里的泥土,然后写下:没有异味。又拨弄了一下枯萎的叶子,写下:枯黄,没有变黑,不像投毒。靳万珍撇了撇嘴。

  老孙抬头一看,阳台上挂着雨搭子,上面有液体流向花盆的痕迹。“这有可疑点!”老孙通过“笔谈”告诉靳万珍,自己先买两盆花,让靳万珍养着,“案子”一定尽快侦破。

  一天中午,忽然下起暴雨。老孙想起靳万珍家的阳台窗户没关,可能会潲雨,午睡又失聪的靳大妈怕是注意不到。他立刻奔向靳万珍家,来到阳台,老孙哈哈笑了起来。原来,顶层的雨水“嚯嚯”倒灌下来,全都浇在花盆里,“元凶就是顶层漏水管短了一截!”一个“谜案”就这样破了。

  因为这个“案子”,靳万珍和孙洪德结下不解之缘。老人好像把这么多年不与人交流的苦闷全都化进与老孙的“笔谈”中,几年来,两人“笔谈”的记录塞满了两个抽屉,靳万珍在纸上写下:孙洪德是个孝子。

  当然,老孙在社区里的身份远远不止大哥、干爹、孝子这么简单,他帮着联系小区改造项目,狭窄、坑洼不平的水泥路变成了能容两辆车通行的柏油路,灰黄色的老楼粉刷成暖意融融的橘红色……曾经年发案几十起的小区,如今被评为百姓心目中最平安的社区。

  (责任编辑:李泳洁)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