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在线服务 > 文明网校 > 网上课堂

北京有哪些“公主坟”

来源:北京晚报

时间:2021-07-28

  提起公主坟,人们首先想到的多半是位于西三环的重要交通枢纽:公主坟。不过最近东坝一座清代公主墓的出土,让人们的目光从西郊拉到了东郊。如果按照墓主的辈分来看,东郊这座公主坟中埋葬的公主,是西郊公主坟两位公主的姑姑。

  明清时期,在北京城的周边,有不少公主的墓地。按照礼仪制度,墓地周围建有一系列建筑。随着岁月的变迁,绝大多数公主坟的建筑消失不再,有的甚至只剩下地名。

通惠河畔公主坟遗存的石牌坊

  东郊大墓墓主

  是乾隆的掌上明珠

  前段时间,朝阳东坝的棚户区改造过程中,挖掘出了清代中期的大型墓葬,经专家研究确定此处为乾隆皇帝第三女固伦和敬公主以及额驸色布腾巴勒珠尔的陵园。实际上,在东坝一带,早就有“公主坟”这一称呼,陵园所在地多年前曾被北京轻工技师学院使用,校门口的两只石狮子就是陵园的遗存,成为当地的一道风景线。此次发掘,更是以实物证明了墓主的身份,为人们研究清代公主的葬制提供了宝贵的材料。

  乾隆皇帝一共有十个女儿,其中长女(孝贤皇后所生)、次女(哲悯皇贵妃所生)、五女(继后那拉氏所生)、六女(忻贵妃所生)、八女(忻贵妃所生)都在出生后不久便夭折了,因此没有取得封号,其余五个女儿:皇三女是乾隆皇帝和结发妻子孝贤纯皇后的女儿,即固伦和敬公主;皇四女为和硕和嘉公主,纯惠皇贵妃苏佳氏所生;皇七女为固伦和静公主;皇九女为和硕和恪公主,皇七女和皇九女皆为孝仪纯皇后所生,皇十女为固伦和孝公主,惇妃汪氏所生。

  “固伦”和“和硕”都是满语的音译词,其中“固伦”为“国家”的意思,而“和硕”则为“地方”的意思。从理论上讲,只有皇后所生的女儿才能拥有“固伦”的封号,而妃嫔所生女儿则以“和硕”为封号。

  不过以乾隆皇帝的女儿来看,有很多例外,如孝仪纯皇后的两个女儿,一个是固伦公主,另一个则是和硕公主,孝仪纯皇后生前为皇贵妃,按照礼仪,她女儿的封号应该为“和硕”,但皇七女的额驸位高权重,因此破例以“固伦”为封号,皇十女亦是如此,因乾隆皇帝对其宠爱有加,视其为掌上明珠,加上她的额驸是当朝权贵和珅的公子丰绅殷德,因此取得固伦的封号也是理所当然。

  乾隆皇帝和孝贤皇后一共育有二子二女,两个儿子分别为皇二子永琏和皇七子永琮,其中皇二子的名字是雍正皇帝所赐,暗含着将来这个孩子要继承祖业,但不幸的是永琏于乾隆三年过世,而乾隆十一年四月初八(佛诞日)出生的皇七子永琮,也被乾隆皇帝寄予厚望的皇位继承人。可惜的是皇七子在乾隆十二年年根儿(大年三十前一天)因出水痘而病逝,殁年还不到两岁。而乾隆皇帝和孝贤皇后的第一个女儿,在雍正六年(1728年)出生后不久即去世,因此乾隆皇帝和孝贤皇后的子女中,只有固伦和敬公主活到了成年,且最终以62岁的高龄病逝。

  孝贤皇后于乾隆十三年(1748年)便撒手人寰,再加上她所生的两位皇子的早夭,使得乾隆皇帝对孝贤皇后唯一的血脉:和敬公主宠爱有加。在为公主选择额驸的时候,乾隆皇帝费尽了心思。最终他在蒙古的黄金家族博尔基吉特氏中选择了色布腾巴勒珠尔作为公主的夫君。

  值得一提的是,公主生前的居所至今保存完好,当年乾隆皇帝为了让自己的爱女留守身边,特意在自己的弟弟和亲王弘昼的王府旁为公主兴建了府邸,这就是今日平安大道上段祺瑞执政府旧址西侧的和敬公主府。

  “佛手”公主坟

  昔日规模宏大 今仅存石牌坊

  “佛手”公主是清代人们对和硕和嘉公主的美称,而所谓的佛手,实际上是一种显性遗传疾病,当代医学称之为“并指”,即手指之间有“蹼”相连。但当时由于医疗水平有限,人们并不了解这种遗传疾病,相反,皇家都认为这是上天赐予他们的一个宝贝,乾隆帝甚至认为公主就是菩萨转世,因此对她宠爱有加,在额驸的选择上更是精心挑选,最终选择富察傅恒的儿子福隆安。傅恒是乾隆皇帝特别宠幸的大臣,他的姐姐又是乾隆皇帝的结发妻子孝贤皇后,因此和嘉公主的这场婚姻可谓是“强强联合”。

  除了额驸的选择用尽了心思以外,公主府邸的营建,乾隆皇帝也是操碎了心。公主府的选址就在傅恒的府邸旁边,占地极广,共有房屋三百七十余间。从1914年的北京地图上可以看出,当年沙滩以北,嵩祝寺以南,原公主府和傅恒的忠勇公府占去了大部分街区。

  “佛手”公主病逝后,其府邸由内务府收回,福隆安和他的后人便回到了忠勇公府居住。而闲置的公主府在清末再次成为焦点:中国近代第一所大学京师大学堂,便在这座公主府中创办。

  和嘉公主和额驸福隆安去世后的合葬墓,选在了北京东郊风景秀丽的通惠河畔。当年公主坟的规模颇为宏大,从东便门外的大通桥坐上船,向东行不多远,便远远望见北岸有一座极为精美的汉白玉石牌坊。从码头上岸,登上牌楼前的台阶,便步入了公主坟的神路,两侧有石獬豸、石狮、石马以及文武翁仲,这种规模的石像生在清代贵族大墓中实属罕见。不过,福隆安的父亲傅恒,在蓟州的家族墓的规模也非常罕见,神道上有狮子、骆驼、象各一对,石马三对,石翁仲三对,其家族在乾隆年间可谓煊赫异常,被皇帝宠爱有加。

  和嘉公主坟的神路尽头是一座碑亭,周边松柏成荫,因此公主坟在民国的时候是往来通州和北京城之间的路人歇脚的好去处,同时也是很多人郊外踏青的首选地。碑亭之后便是陵宫所在地,主体建筑包括宫门、享殿、宝顶等。

  可惜的是如今陵宫建筑已经没有遗存,石像生也散落在各处,唯有一座已经残缺不全的石牌坊还立在原地,被周边的商户“包围”起来,难睹其真容。

西郊公主坟建筑遗存

  西郊公主坟

  姐妹葬地已成交通枢纽

  西郊公主坟如今已经成为京西一处重要的交通枢纽。百年前,这里却是一处极偏僻之地,在一片松柏林中掩映着两座规制极其类似的园寝。

  上世纪九十年代,台湾著名作家琼瑶路过此地时,看到两座园寝的墓主分别为两位清代的格格,便创作了脍炙人口的小说:《还珠格格》。

  公主坟里面安葬的两位公主,从辈分上说,是小说中“还珠格格”的侄女辈:她们是嘉庆皇帝的两个公主。两座园寝中,西侧的为庄静固伦公主的墓,她是嘉庆皇帝的皇四女,生母为孝淑睿皇后喜塔腊氏,喜塔腊氏是嘉庆帝的结发妻子,因此这座陵墓规制较高,用绿色琉璃瓦。

  位于东侧的园寝则是嘉庆皇帝的皇三女:庄敬和硕公主,她的生母为和裕皇贵妃刘佳氏,虽然刘佳氏居长,但地位较低,故园寝规制较西侧的公主坟稍微逊色一些。两位公主均逝于嘉庆十六年,故园寝修造在了一处。

  清代的公主园寝设有专人管理,定期祭祀。清亡后公主坟疏于管理,逐渐荒废。日本人占领北平后曾经计划兴建西郊新市区,便是以公主坟周边为中心进行规划。新中国成立后,著名的“梁陈方案”,也是以西郊作为新北京的发展中心,不过方案并没有最终实施。

  公主坟一带得以发展起来,还是因为上世纪60年代地铁的修建。当时为了配合地铁的修建,长安街向西延伸,地铁和新修建的街道都要从两座公主坟横穿而过。为了新城市的建设,公主坟只能让步。如今公主坟遗存的建筑只有一座标为“门殿”的单檐悬山顶布瓦大殿,但从其建筑形制来看,它不应该是公主坟的园寝门或享殿,按照清代的建筑规制要求,公主坟的门殿是单檐硬山顶的建筑,而悬山顶的建筑从现有的清西陵阿哥园寝来看,应该属于公主坟的东西茶饭房中的一座,现存建筑有可能是在挪盖的过程中弄错了享殿的形制,也有可能挪盖的就是茶饭房的遗存。

  补白

  清东陵和清西陵

  有较完整公主园寝

  虽然北京城里的公主坟已经基本没有建筑遗存了,但想要了解清代公主坟的完整规模,就要到清西陵和清东陵。

  清西陵有两座皇子园寝和一座公主园寝,颇具代表性。清西陵两座皇子园寝中,一座园寝的墓主为雍正皇帝的第三子弘时。弘时曾因“性情放纵,行事不谨”而触怒雍正皇帝,被削夺宗籍,之后不久弘时死去。弘时去世后初葬于清东陵的黄花山园寝,乾隆帝即位后念及手足之情,恢复了弘时的宗籍,并将弘时迁葬于清西陵,并为他新建阿哥园寝。

  弘时园寝东侧的陵宫院落为端亲王园寝,其建筑覆盖有绿色琉璃瓦,比阿哥园寝级别要高。这里安葬的是雍正皇帝和原配皇后孝敬宪皇后所生嫡长子弘暉。弘暉生于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夭折,年仅8岁。乾隆帝即位后将自己这位从未谋面的大哥也从清东陵黄花山园寝迁葬至此,并修建了这座亲王级别的园寝建筑。

  清西陵东西两个陵宫院落并立,与西郊公主坟的规制一样,且清西陵两个陵宫一座为布瓦,一座为绿色琉璃瓦,也与公主坟相同。

  在阿哥园寝和端亲王园寝东南不远处,还有一座公主园寝,即慧安、慧愍公主园寝,这两位公主分别为嘉庆皇帝的皇五女和皇九女,均未成年而夭折,合葬一处。

  这座公主园寝和阿哥园寝比较起来,宫门等级有所降低,为单檐硬山顶,公主园寝的享殿已经无存。

  但从清东陵保存完好的一座公主园寝,可以看出当年公主坟的形制。清东陵这座保存完好的公主坟,所葬的是道光皇帝的皇长女:端悯固伦公主。她的生母是孝慎成皇后,道光帝还是皇子的时候,她是道光的继福晋(道光帝原配孝穆成皇后于嘉庆十三年即1808年离世)。道光帝登极后,这位继福晋也便被册封为皇后。

  不过她与道光的长女端悯固伦公主没有那么幸运,端悯固伦公主于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十月二十日离开人世,年仅七岁。当时,她的父亲道光皇帝还未继承大统。

  1820年九月,道光帝即位的次月,早夭的女儿被追封为固伦公主,称为端悯固伦公主。道光为她修建的园寝享受了较高待遇:园寝大门和享殿均为单檐硬山顶,三开间,顶覆绿色琉璃瓦。在这座规模并不大的公主园寝中,还附葬有道光皇帝的皇二女,由于她很小就夭折,因此没有追封。

  清东陵和清西陵的两座公主园寝,是北京及周边地区保存相对完好的两座公主坟,如对清代公主坟有兴趣,不妨驱车前往探寻。

原文链接:https://bjrbdzb.bjd.com.cn/bjwb/mobile/2021/20210727/20210727_025/content_20210727_025_1.htm

(责任编辑:张东霞)

  

  • 0
    表情-挺你
  • 0
    表情-搞笑
  • 0
    表情-伤心
  • 0
    表情-愤怒
  • 0
    表情-同情
  • 0
    表情-新奇
  • 0
    表情-无聊
  • 0
    表情-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