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在线服务 > 文明网校 > 网上课堂

左慈:敢耍曹操的一代名医

来源:北京晚报

时间:2020-10-15

连环画《左慈戏曹》封面

  飞步凌云遍九州,

  独凭遁甲自遨游。

  等闲施设神仙术,

  点悟曹瞒不转头。

  这是《三国演义》中,写给左慈的赞诗。在罗贯中笔下,左慈是一位世外高人,精通隔空取物、辟谷、隐身、幻化、奇门遁甲等术,他劝曹操急流勇退,把权位让给刘备,“不然,贫道当飞剑取汝之头也”。

  曹操大怒,将左慈下狱,却怎么也杀不了他,反而屡遭戏弄。最终,曹操将抓住的三四百名貌似左慈的人“尽皆斩之”,却见“人人颈腔内各起一道青气,到上天聚成一处,化成一个左慈,向空招白鹤一只骑坐,拍手大笑曰:‘土鼠随金虎,奸雄一旦休!’”曹操令士兵用箭射,却狂风大作,“所斩之尸,皆跳起来,手提其头,奔上演武厅来打曹操。文官武将,掩面惊倒,各不相顾”。曹操也惊倒于地,落下病根。

  所谓“土鼠随金虎”,虎即庚,鼠即子,意思是曹操将死于庚子年(曹操逝于4年后的220年,即庚子年)。

  这段描写颇诡异,但历史上确有左慈其人,只是罗贯中隐瞒了左慈曾在曹营任官10余年的履历。左慈是葛洪从祖葛玄的师傅,对道教灵宝派有重要贡献,中医从该派受益极多。直到今天,仍有不少药方以左慈冠名,可惜后人常忽略,左慈还是一位名医。

(元)王蒙《葛稚川移居图》。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描绘晋代道士葛洪移居罗浮山修道的情景

  曹操真不信天命吗?

  左慈,字元放,庐江(今属安徽省合肥市)人。《三国志》中未记其事,但曹丕在《典论·论方术》中,却提到了他:“庐江左慈知补导之术,并为军吏……至寺人严峻往从问受,阉竖真无事于斯术也,人之逐声,乃至于是也。”

  补导即采补和导引,采补是房中术,导引是原始气功。曹丕讽刺说:左慈知名度太高,连太监都跟他学,可太监学房中术有什么用?

  曹操父子对神秘主义持批判态度,曹操曾说:“性不信天命之事。”“痛哉世人,见欺神仙。”既然如此,为何招纳左慈?

  曹植在《辨道论》中解释说:“世有方士,吾王悉所招致。甘陵有甘始,庐江有左慈,阳城有郄俭。(甘)始能引气导引,(左)慈晓房中术,(郄)俭善辟谷,悉号数百岁。本所以集于魏国者,诚恐此人之徒借奸诡以欺众,行妖恶以惑民,故聚而禁之也……自家王与太子及余兄弟,咸以为调笑,不信之矣。”

  东汉末年,异说纷起,特别是黄巾军利用迷信,对旧秩序造成巨大冲击,这被当时许多政治人物引为教训。在《三国演义》第二十九回中,道士于吉仅因信众太多,便被小霸王孙策处死。于吉自辩:“(我)普救万人,未曾取人毫厘之物,安得煽惑人心?”孙策却说:“汝即黄巾张角之流,今若不诛,必为后患。”

  曹植认为,曹操招纳天下方士,是为防止他们在地方作乱,是“聚而禁之”,可惜并非事实。

  曹操练功吃毒草?

  据学者张士聪在《是求仙还是求贤》钩沉,曹操中年后对方术颇沉迷。在《与皇甫隆令》中,曹操写道:“闻卿年出百岁,而体力不衰,耳目听明,颜色和悦,此盛事也。所服食施行导引,可得闻乎,若有可传,想可密示封内。”想讨点秘笈。

  皇甫隆曾任敦煌太守(也有学者认为有两个皇甫隆,一任官,一修道,同名而已),拜青牛道士封君达为师,封君达主张“乐人不寿”和“食不欲过饱”,既不能太快乐,也不能太劳累。皇甫隆亦拜刘京(刘京是汉文帝时人,距三国初已300多年,或讹传)为师。皇甫隆推荐曹操练习食玉泉法(晨起时先咽食口中唾液)和叩齿法。

  曹操还曾和封君达学“养性法”,还“习啖野葛至一尺,亦得少多饮鸩酒”,此野葛非葛根,而是钩吻,即断肠草,被古人称为九大毒草之首,含葫蔓藤碱,传说神农氏便被它毒死,摄入3克生钩吻根,即可丧命。曹操能吃一尺,可能经熟制。

  在《气出唱》中,曹操坦然地写道:“愿得神之人,乘驾云车,骖驾白鹿,上到天之门,来赐神之药。跪受之,敬神齐。当如此,道自来。”

  张鲁对此看得很清楚,他说:“宁为曹操奴,不为刘备上宾。”张鲁降曹操后,拜镇南将军、阆中侯,邑万户。张鲁的5个儿子和谋士阎圃均封侯,曹操还让儿子曹宇(魏元帝曹奂的父亲)娶了张鲁的女儿。张鲁全家和众弟子迁往邺城,继续传道。

  张仲景都说自己会方术

  曹操是明白人,为何也会落入迷信的陷阱?这与道家发展有关。

  古代中原哲学以人为本,无宇宙观,老子的《道德经》几乎是唯一关注宇宙生成论的文献。近年来,《太一生水》《恒先》《十大经》《道原经》等先后出土。据日本学者浅野裕一研究,这些文献有两大特点:

  其一,皆出自楚国一带。

  其二,都对宇宙本体进行了探讨。

  楚本蛮夷,与中原文化相异,随着文化互动,在齐国等中间国家,逐渐形成阴阳家,将楚地宇宙论与中原人本论有机结合。一方面,提供了宇宙构造的基本模型,另一方面,又认为通过道德,人类可干预宇宙。

  阴阳家外,战国时盛行的方仙道也在发展,二者相结合,形成道家。秦汉两代,道家占据主流。秦国有《吕氏春秋》,道家色彩浓烈,汉代有《淮南子》,是道家著作。

  秦始皇一度相信方士,屡次受骗后,态度转向严厉。在“坑儒”中,不少方士被杀。余下的方士们流落民间,反而扩大了道家的社会影响力,在普通大众看来:方士便代表了道家。

  西汉初期崇黄老,与民休息,汉武帝时“罢黜百家,独尊儒术”,道家未受太大冲击。东汉开国皇帝刘秀平定天下后,认为“务用安静,解王莽之繁密,还汉世之轻法”,特意征道士入京当官。

  在东汉,道士不仅干预朝政,还能担任将军,如许曼、赵彦、樊志张等都有军功。张仲景在《伤寒论》自序中说:“余素尚方术,请事斯语。”可见道家影响已渗透到社会各层面。

  罗贯中不愿提左慈的专长

  东汉末年,随着信奉儒学的党人崛起,与阉党激烈冲突,曹操出自阉党,更偏向道家。恰逢道家转向道教的关键期,道家偏重形而上,道教则强调现实功能,方士地位空前提高。

  在曹操帐下,聚集了许多方士,据张华《博物志》载,较著名的便有16人:王真、封君达、甘始、鲁女生、华佗、东郭延年、唐霅、冷寿光、卜式、张貂、蓟子训、费长房、鲜奴辜、赵圣卿、郄俭、左慈。

  在《后汉书》中,记了左慈约500字,共5个故事,其中3个被写进《三国演义》,分别是:

  一次宴会上,曹操说可惜没有松江鲈鱼,左慈要来一个装满了水的铜盆,用竹竿挂上鱼饵,很快便“钓”出了鱼。

  曹操想杀左慈,左慈穿墙而走。

  为躲避曹操追杀,左慈变成羊,混在羊群中。曹操骗左慈说:“我不想杀你,只是想看你的法术多厉害。”一只山羊立刻像人那样站了起来,士兵们正准备抓羊,突然所有羊都站起来,又不知谁是左慈了。

  第一个故事与最后一个故事相隔近10年,可见左慈一直在曹操身边,罗贯中刻意忽略这段历史,一是有“拥刘反曹”的情结,二是曹操用左慈,只因左慈会房中术,太不上台面。

  房中术本属方仙道,初期强调养生,以涓彭(即涓子和彭祖)为正脉,到曹魏时,因上层偏好,形成容成御女派,被曹植斥为“辞繁寡实,颇切怪言”。罗贯中是大儒赵宝峰的弟子,自然不愿提左慈的专长。

  左慈后半生干啥去了

  不提专长,只好移花接木。在《三国演义》中,有这样一段:“连监禁(左慈)七日,不与饮食。及看时,(左)慈端坐于地上,面皮转红。狱卒报知曹操,操取出问之。慈曰:‘我数十年不食,亦不妨;日食千羊,亦能尽。’操无可奈何。”

  据学者赵彬在《〈三国演义〉中左慈艺术形象的塑造》中钩沉,在曹操手下方士中,擅长辟谷的并非左慈,而是郄俭。曹植曾将他关在室内100天,郄俭却毫发无损。

  在小说中,罗贯中误解了辟谷的含义。辟谷是“服气辟谷”的简称,从文献看,辟谷并非单独功法,必须与“导引”“服气”“饵”等合用。辟谷一词在古代文献中较少出现,特别是明清时期的文献中,不易找到。因为宋代之后,练“服气辟谷”的人渐少,致罗贯中望文生义。

  离开曹操后,左慈后半生去哪了?据葛洪《抱朴子内篇》记:“(左慈)避地来渡江东,志愿投名山以修斯道。”可这个“名山”是什么呢?据《神仙传》记:“(左)慈告葛仙公(葛玄)言:‘当入霍山中合九转丹。’丹成遂仙去矣。”

  《神仙传》是小说,不可尽信。霍山有两处,一是安徽霍山县的天柱山,一是福建闽侯(今属福州市)的霍童山,《云笈七签》将后者称为“三十六小洞天第一”。

  左慈晚年埋头炼丹,留下《左慈秘诀》,《证类本草》称:“杏金丹,本出浑皇子,亦名草金丹方,服之寿二千二百年不死”,即出自《左慈秘诀》。这段对杏仁的论述被多部典籍转载。

  没有左慈,就没有葛洪

  在《本草纲目》中,记录了《左慈荒年法》,即:“用大豆粗细调匀者,生熟挼令光,暖彻豆内。先日不食,以冷水顿服讫。一切鱼肉菜果,不得复经口。渴即饮冷水。初小困,十数日后,体力壮健,不复思食也。”

  左慈传道葛玄,葛玄又传郑隐和兄长葛孝爰,葛孝爰再传子葛悌(葛洪之父),葛悌与郑隐并传葛洪。葛洪写出《肘后备急方》,是我国第一部临床急救手册,其中“率易得之药,其不获已,须买之者,亦皆贱价”。

  左慈专注丹法,却在医学上做出了贡献。

  古人认为,炼丹炉内的状况,与宇宙初始状况相同,把物质放到宇宙初始时,可重塑物性。古人初期直接服用黄金等,此外口服天然丹砂(即硫化汞),因其色红质坚,被认为是更尊贵的药材。但直接服用黄金、丹砂可能中毒,所以通过炼制,减少毒性,此即金丹术。

  在炼制过程中,古人发现烧水银会生成类似天然丹砂的物质(其实是氧化汞),以为被还原成丹砂,故称为“还丹”。此外,通过药剂,可以将铜、铅、锡等也变成金色的“药金”(铜锌合金,即黄铜)和银白色的“药银”(种类很多,如掺锡白银等),它们都被称为“还丹”。这又被称为黄白术。

  “还丹”是炼丹史上的一次革命,从天然矿物转向人工合成,人们尝试用各种药物去生产“还丹”,关注点从矿物转向植物。丹没炼成,却摸索出了许多新药。

  从金丹到“还丹”,左慈的贡献突出。没有左慈,就没有葛洪,他们都是一代名医。(蔡辉)

原文链接:https://bjrbdzb.bjd.com.cn/bjwb/mobile/2020/20201014/20201014_023/content_20201014_023_1.htm#page22?digital:newspaperBjrb:AP5f8699e4e4b03c6143b51ca2

(责任编辑:桑爱叶)

  • 0
    表情-挺你
  • 0
    表情-搞笑
  • 0
    表情-伤心
  • 0
    表情-愤怒
  • 0
    表情-同情
  • 0
    表情-新奇
  • 0
    表情-无聊
  • 0
    表情-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