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京城的疫情牵动着大家的心。相对而言,朝阳区是本次疫情形势最严峻复杂的地方。在居民理解配合、减少流动的同时,也有不少人正冲在抗疫一线。记者日前兵分几路,探访深夜“疫”线上,他们坚守的影子。

22时半·封控

为居民上门送货随时待命解需求

晚上10点半,高碑店乡兴隆家园南区笼罩在一片夜色中。社区党委副书记陈宗岳穿着防护服,为处于封控中的26号楼居民上门送货。

“目前快递、外卖都是放在小区门口指定货架上,在封控区外的工作人员会先到货架挑选26号楼的东西,运过来后我们再给送到居民家门口。”作为负责封控区内服务保障工作的总协调人,陈宗岳在跑腿儿的同时,还要时不时看一眼各微信群里的动态信息。

“前一天晚上10点多,我们接到‘十混一’核酸检测阳性的通知,就开始挨个联系,入户发放抗原自测试剂,疾控那边的医生也立即入户去做单人单管核酸。”临近夜里11点,所有涉及“十混一”的人员全部落位、抗原收集完毕。社区用最短的时间锁定阳性病例,陈宗岳按照有关要求立即着手准备封楼措施,“包括搭建临时帐篷、架设隔离围栏、运送防护物资等。”凌晨3点多,设施基本就绪,陈宗岳继续在现场值守。

后半夜寒意渐浓,陈宗岳裹上军大衣也还是冻得缩成一团。“实在冷得不行,就来回踱步,做做蹲起。”到了早上,前来支援的同事送来热水时,陈宗岳已冻得直哆嗦。

喝下热水,陈宗岳暖和起来,继续投入新一天的工作。“大家分工协作,要排查整栋楼192户的人员信息、逐户分发抗原自测试剂、准备快递外卖送货上门、登记居民购药就医需求、清理垃圾等,夜里也有值班人员随时待命,确保‘有求必应’。”

“封控来得突然,不少居民心里着急,我们都特别能理解。”社区党委书记张玮设身处地为居民做好解释工作,“有居民所在单位需要出具社区封控的正式文件,我们不管忙到多晚,也必须尽快拟好通知,第一时间发给全体居民。疫情防控就是战场,我们必须跑在病毒前面,居民才能平安。”

23时半·封控

“大白”深夜值守居干送来物资

晚上11点半,居民已陆续睡下。华腾园小区8号楼下,安保“大白”武志还在封控单元紧闭的大门外值守。他的身边有一把椅子、一壶消毒酒精、一个纸箱“小桌子”等。武志一会儿在凳子上坐着,一会儿起身来回缓缓踱步。单元门口的那几平方米区域,是他值守到早8点的“一方天地”。

安保“大白”武志在华腾园8号楼封控门口值守

“每天‘两班倒’,现在门内还有3个同志在值守。我主要负责看守单元楼门,协助其他‘大白’登记和分发快递外卖,将楼内生活垃圾妥善密封保管,等待转运。”临近夜里12点,小区所属的八棵杨社区社区书记于彦,提着大袋子走了过来。“你好,辛苦了。这是给大家带来的今天的防疫物资。”于彦一边向武志打招呼,一边告诉他袋子里主要有口罩、面屏、鞋套、防护服,以及发热鞋垫、暖贴等。“谢谢。现在晚上值班确实挺冷的,这些能及时御寒,我们很需要。”

八棵杨社区书记于彦为值守的“大白”送上防疫物资和暖贴等

由于出现阳性确诊病例,华腾园8号楼有274户处于封控范围内。从开始封控的那一天起,劲松街道市民诉求处置中心主任、八棵杨社区专员张超,每天都“下沉”到社区,和社区工作人员一起参与防疫。他说,目前八棵杨社区共有8个封控楼门,还剩3个未解封。为了服务和保障好封控居民生活,每一位居干和安保“大白”,都日夜值守在岗位上。“居干每个人都包楼到位,随时动态更新封控台账,落实居民需求。‘大白’等人群,则要守住防疫关口,在快递外卖高峰时消毒、登记,及时送到居民手中。”

给封控区域送防疫物资,是社区工作者每天的诸多工作之一。“这次疫情分布比较广。我们有病例的3个小区中,有的小区老龄化较严重,有的小区是复式结构,住户多工作量大。”于彦说,社区工作者一方面建立了孕妇儿童、透析化疗、失能失智等重点人群台账;同时,也和各方面人员一起,保障好居民的测核酸、抗原、物资配送、消杀清运等工作,“大家都很辛苦,希望早日控制住疫情。”

凌晨0点·居委会

收到紧急派单立即落位管控

夜半时分,位于兴隆家园北区的社区居委会依然亮着灯。二楼办公室里,社工曹雪莲还和同事一起忙碌着。

深夜时分,兴隆家园社区居委会里依然亮着灯

手机提示音响起,又一条大数据派单显示,有社区居民需要居家观察,曹雪莲立即给居民打电话核实相关信息。完成预流调后,她叮嘱居民原地不动在家等候。

做好防护,拎起袋子,曹雪莲和同事直奔居民所在的楼栋。凌晨12点半的小区一片寂静,两个人步履匆匆。到了居民家门口,两个人手脚麻利地在门上贴好“邻里互助提示单”“巡视检查记录表”和门磁,拍照上传工作群,完成落位管控。

社区工作人员上门落位管控

“派单随时都可能有,单子一来我们就要立即处置。”回到社区,曹雪莲还不能休息。在她的办公桌旁,有一张不足半米宽的简易沙发,但她几乎顾不上躺。“还要一直盯着微信,不然错过时限就会误事。”

隔壁办公室里,社区党委书记张玮也片刻不得闲。“高碑店乡成立了八小时工作机制指挥部,只要有派单协查,夜里不管几点都要立即核查落位。”从11月10日起,张玮就一直住在办公室里,“最不放心的就是老妈,她做完手术以后,身体状况一直不是很好。可我这个工作,不可能陪在老人身边,妈妈的理解,反而让我心生愧疚。”

凌晨快两点,张玮总算能稍作休息。“五点就醒了,事儿太多,根本睡不踏实。我本身也算挺讲究的人,可现在连梳头洗脸都经常顾不上。”尽管辛苦,但张玮也不时收获感动,“昨天一大早就收到社区的小姑娘刘迪发来的微信,说她做好了家属工作,同意她去26号楼封控区。”

在这里,“最美逆行者”还有很多。“在派出所做辅助类工作的王鹏,本身可以在所里整理档案,一听说这边有居民楼封控,立即提出要调回来支援。谁都知道,封控区的工作又累又危险,可他还是要去。”说到这里,张玮有些哽咽,眼泪夺眶而出。“最难的时候,大家就这么义无反顾往上冲,真的特别感动。”

凌晨1点·核酸

街头15分钟采样超20人

“马上就可以采样了。”凌晨0点53分,凉风刮着树叶,在地上沙沙“小跑”。东三环路边的鹏龙大厦南侧核酸采样点,几位市民正等待着采样。“之前是24小时服务。现在你看晚上采到11点后,他们要休息两小时,再从1点采样到早上6点。”

凌晨1点多,鹏龙大厦南侧的核酸检测点

凌晨1点,采样点窗口正式开放。突然间,街道上就“冒”出不少等待采样的市民,记者粗略一数,排好了队的有13位市民。核酸采样亭窗口处,穿着防护服、面屏和N95口罩的工作人员,也已忙碌了起来。“排好队啊,注意点间距,提前准备好身份证。”工作人员一边埋头录入,一边提醒着市民。

“这都算少的了。”现场采样人员说,自己是刚换班来开始工作的,一直要工作到早上6点左右。此刻现场的13位排队市民,相对来说,也并不算多。“这附近你也别找了,没有了,就这一个开的时间长。后半夜有时候人多点,有时候也没几个人,说不好。”

现场队伍中,有一名外卖配送员。他说,由于自己工作性质的原因,现在要求上岗是持24小时核酸,他趁着晚上休息前过来检测。“我是知道这里。”正说着,一名代驾师傅也骑着小车过来了。“我家离这里两三公里呢!我们没有24小时核酸,软件都登录不上去。”代驾王师傅说,后半夜前来参加核酸检测的人,基本以服务业从业者居多,“网约车、代驾、外卖,还有一些可能是有临时出行需求的人。”

在现场观察的约15分钟,共有超过20人前来参加核酸检测。除了服务行业的师傅,还有不少是专门打车或者开车过来检测的市民。“我们就是响应号召,便民嘛。”两小时前,在这个核酸检测点位上,现场还有一位维持排队秩序的工作人员。他说,通常情况下,现场都是两位“大白”在工作,后半夜人会少一些。不过,即使“就一个两个人的,也得把自己活儿干好,给大家做好服务。”(北京日报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