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2014->全国道德模范与身边好人(北京·海淀)现场交流活动->海淀好人事迹展示 返回专题首页

(敬业奉献)宋青:妙手仁心济苍生

来源:     撰稿日期: 2020-11-21

  宋青,解放军301医院外科临床部重症监护科主任。宋青说,医生应该尽心尽力,哪怕有1%希望,都要坚持做100%的努力去争取。“生命相托,永不言弃”是她的“偶像”黄志强院士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重症监护科题写的警示语。

  奇迹,就在手下发生

  虽然对于荣誉聊得不多,但宋青决不是个不善言谈的医生。在她的电脑里保留了很多患者病愈前后的照片,而每一张照片都珍藏了一个感人的故事,都是一个ICU人创造的生命奇迹。其中一张身着迷彩服士兵的照片,照片上英俊健壮的小伙子叫李洪亮。3年前的那个夏天,他还是山东潍坊某兵团刚入伍的新兵,他在一场50公里的越野军训时,由于高温下的强化训练导致晕倒后昏迷。宋青回忆开始远程会诊的时候,患者的体温达41.5度,血压几乎为零,完全处于休克状态。凭经验,宋青推断该患者症状是“劳力型热射病”的典型表现。该病在高温条件下进行剧烈体力活动时容易发病,是中暑最严重的一种类型,对机体有广泛的损伤,可累及很多器官系统,如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救治,患者很快会进入灾难性多脏器衰竭阶段,死亡率高达60%~80%。这种情况在世界各国军事训练中时有报道。

  次日,当宋青作为抢救专家组组长赶到现场时,病榻上的人已经面目全非:眼睛翻白,左腿变硬,尿液呈深红色,全身紫红出血。“当时,患者神经系统、循环系统、血液系统、肝脏、肾脏、呼吸系统等7大器官系统受到损伤或衰竭,,”宋青说,“如果人体4个器官系统衰竭,死亡率几乎为100%,而李洪亮有6个器官系统衰竭。”专家组里有医生断言,要是能让患者“起死回生”那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抢救病人分秒必争,时间容不得宋青多做解释,她立即组织会诊讨论,一个一个器官系统分析,抓住危及生命的主要原因,毫不犹豫的实施持续血液净化,在她7天7夜寸步不离的监护和抢救下,李洪亮终于醒了过来。那一刻,她轻轻叹了一口气。但据国际上对‘劳力型热射病’的报道有20-50%的患者会有后遗症,比如呆傻、慢性肾功不全等。她说:“我一定不能让任何后遗症留在他身上。那不过还是一个不满20岁的孩子,无论什么样的后遗症都会影响他的一生。”

  在宋青母爱的感染下,李洪亮终于“起死回生”了,并且智力正常。一年之后,宋青拿出自己的科研经费,把李洪亮接到北京解放军总医院,给他做了一次全身的健康检查。李洪亮无法表达自己对宋青的感激之情,每逢节假日,他都会给宋青写信问候,并在信的抬头尊称她为“妈妈”。

  在宋青带领下,解放军总医院重症监护科近几年来成功救治了数例伴有5~7个器官功能障碍或衰竭的“热射病”重症病例,他们领先的技术降低了该病的病残率及死亡率,并改善了该病的愈后结局。他们负有创新的系列疗法还获得了解放军总医院医疗成果二等奖。

  坚持,对生命永不言弃

  采访过程中,不断有同事或病人家属来找宋青,有汇报工作情况的,有询问病情的。她总是耐心地一一作答。当她听到一个医生汇报,新转来不久的一个重症病人因为筹不上医药费,家属决定让医院放弃对患者治疗时,她急了,立马站了起来,说:“不行!等家属来了,我要跟对方谈谈。再坚持一、两天,病人可能就会脱离危险期了。没钱,咱把药调便宜一点,再不行,科室为患者募捐。” 

  宋青说,医生应该尽心尽力,哪怕有1%希望,都要坚持做100%的努力去争取。“生命相托,永不言弃”是她的“偶像”黄志强院士为重症监护科题写的警示语。“医生的坚持,就是在和死神赛跑。” 赛跑的过程就是不断创新的过程。

  2004年2月,ICU收到一位从外院转来的严重感染,持续高烧,休克,无尿的病人,采取一系列的救治措施不见好转,按全院会诊的意见调整治疗方案仍不见好转,

  2005年8月的一天,宋青的同事,心内科盖主任,下午正在给病人摆放心脏支架时,突然脑出血晕倒在工作岗位上。经过及时的抢救后,患者的病情仍然没有好转,颅内仍大量出血不止。宋青说:“两天时间,他的脑袋开了两次手术。” 为了挽救他的生命,院领导亲自召集专家会诊。诊断会议上,没有一个专家承诺肯定能救活患者。按照常规,术后重症病人的监护应归到宋青的科室,由于重症监护科有限的床位已经没有空缺,她主动提出带领手下部分“干将”,去脑外科监护盖主任的安危。宋青接手时,患者的病情还在继续恶化,她说:“我当时就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救活他。在第二次手术之后,宋青一直陪伴在患者身边,连续一个星期不分白昼地观察和记录病情,通过量化评估,微量泵控制多种药物个体化给药,结合ICU镇静和“无痛化治疗”,采取镇静状态下脑复苏的救治方法,终于把她的同事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在不到3个月的恢复期,盖主任从开始只会喊‘宋青’,还有半身瘫痪,到重新自己走上讲台流利的大会发言,说到这时,宋青的嗓子突然哽咽住了,记者发现眼前这位精明、干炼、睿智的女强人,正在用手偷偷拭去眼角的泪水。或许,ICU人,更能体会到生命的脆弱和坚强。正如宋青在一次次救治危重病人后的感言:“还有什么比挽救生命更重要的。医院内只要出现什么重症患者,院领导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快,赶快送到宋青那儿去。”

  凌晨两点,睡梦中的宋青接到肝胆科的实习医生一个电话 ,说有重症病人出现术后并发症,请她去会诊。她毫无怨言地赶到肝胆科,和年轻人一起投入到救治病人的紧张氛围中。这些年来的ICU工作,使宋青在每迎接一个新的重症患者时,都难掩饰内心的兴奋,就像叁加一次大的战役,她说:“每接收一个重症患者,都是一次对ICU人新的挑战。只有不断的挑战自己,才能不断的超越自己。”

  现在医疗行业有这么一种说法,叫做“防御性医疗”,意思是说遇到有风险的治疗,医生要学会保护自己。比如有些可做可不做的手术,虽然做了病人有治愈或缓解的机会,但治疗过程中有失败的风险,这种情况下医生情愿保守一点,不愿意冒险。谈到这个问题,宋青没有丝毫地犹豫,她说:“做医生如果先考虑自己,你做不好医生。”

  微笑,最好的精神药剂

  医学本身是一门艺术,医患之间的相互信任是最重要的。沟通好病人才会更加理解医生的治疗方案,依从性提高,宋青说:“医生解释得好,病也就好了一半。”她对患者常常采取先治心,后治病的有效办法。以消除病人对术后并发症的恐惧心理。她总是通过跟家属交谈,了解病人的病史。宋青说:“我们ICU人对每一个患者都要充满医治信心,只有让病人看到医生的信心,病人才会有信心。”

  很多病人家属在病人痊愈出院后,会给ICU送来赞誉的锦旗。宋青说,这样的锦旗太多了,只有把它们收藏起来。而有两面锦旗却是患者死后,家属送来的,宋青把他们挂在了科室会议厅的墙上。其中一面锦旗,是宋青根本没想到的:患者由于外伤失血过多,来重症监护科室时,已经气若游丝了。患者的家属当时性情相当不稳定,并威逼ICU医护人员必须把人救活。宋青很能理解家属的心情,她表现出的是冷静和真诚,她告诉对方:“ICU人对每一个生命都会负责。”尽管在他们竭尽全力抢救后,没有挽留住患者生命。但患者的家属却被ICU全体医护人员的执着感动。宋青说:“如今,每当抬头看见这两幅锦旗,就在提醒我们, ICU是一个新兴的学科,离国际水平还有一定差距,需要我们付出更多的时间、体力、智慧来探索创新,进一步完善我们的职业。” 

  常听住院的重危病人家属对她说:“宋主任,有你在我就放心了。”很多的重症患者在看到宋青的时候,眼里都会发出生命的“希望之光”。宋青说:“医生的微笑,就是给患者注射最好的心理药剂。真诚的微笑,可以让患者看到绝处逢生的希望。”

  一个在部队刚提升为营长的年轻军人,因为一次意外事故造成高位瘫痪,拉到ICU监护室已经昏迷多天,生命危在旦夕。他年轻的妻子泪水涟涟地找到宋青,紧握她的手说:“院领导都说‘要想活,就找宋青。’请您一定要让我丈夫醒过来,他可是我们家的支柱啊!”宋青用她母性的微笑安抚家属焦虑的心情,没有华丽的言辞,只是简单地说:“放心吧,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救治。”

  在仔细查看患者病情之后,她召集科室医护人员讨论营救策略。为了能在有限时间里挽救患者,她“上蹿下跳”找各科最好的医生会诊,制定最佳的治疗方案。尽管经过全院最好的专家商定的最佳治疗方案控制了患者病情,但并没有让患者舒醒过来。“不能让一个前途似锦的战士,从此成为植物人。”宋青急在心里,暗自与自己较劲:“只要患者脉搏还在跳动,就不信没有办法让他醒过来。”她把自己关进办公室,查阅相关医学资料寻找解救的答案。那一刻,她的心里只有患者,完全忘记了自己年逾七旬的母亲,刚做完心脏手术,此时正躺在病床上,等着她去敬孝道。

  经过昼夜不眠的思索,宋青想出了一个“真情疗法”:让患者妻子每天给患者写一封情书,并大声读给昏迷中的丈夫听。宋青说:“想让患者舒醒已经不是什么药剂可以医治的了,而是需要一股精神的力量唤醒他的意识。”患者在听完妻子写给他的近百封情书之后,终于睁开了双眼。他的妻子再次找到宋青,那天身着大红色衣裙的她突然双膝跪在宋青面前谢恩,饱含神情地说:“我第一次穿这身衣服是在结婚时候拜高堂,第二次是叩谢您!看见您的微笑,我就知道我丈夫不会死了。”

  所有来ICU的重症患者,都是在死亡线上挣扎的生命,他们和他们的家属情绪经常容易失控,甚至偶尔会对ICU人拳打脚踢。宋青告诉记者:“给人以生命欢乐的人,必是自己充满着生命的欢乐。”因此,她不仅自己笑对病人,她还要求ICU的全体医护人员对待每一位重症患者都要保持最真诚的笑脸。

  一次,一个肝移植患者刚转入重症监护科时,脾气特别暴躁,见着穿白大褂的医生护士就“骂娘”。当天负责给该病人换药的,是刚分到科室实习的小护士。还没等小护士靠近,病人就将一口浓痰吐到了她洁白的护士服上。小姑娘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形,吓哭了,跑着去找宋青。谁知宋青不但没有半句安慰她的话,反而让她立刻把眼泪擦干回去继续工作,并严厉地批评她:“工作时间不能擅自离岗。”

  宋青把自己领导的重症监护科比作一个相亲相爱的大家庭,每天早上,在一首“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的歌声中,她会领着她的“士兵”做一套强身健体操。宋青说:“做早操会增加团队的凝聚力。ICU人每天都在与死神抢夺生命,所以我们需要更加的团结。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们大家都会一起面对。”

  作为一位科主任,宋青还要求她的团队时时刻刻都要学习,保持时代的先进性。为了提高科室医护人员的英文阅读能力,使他们更容易阅读国外的文献资料,她请来医学界英文最棒的叶惠芳教授,每周二给重症监护科全体员工上英语课。她还要求,在每天交接班的时候,重症监护科室的医护人员都要用英语进行交流。

  记者注意到,在宋青办公室里放着一个黑色的旅行箱。她告诉记者,那个旅行箱是为了方便随时出差用的。作为部队的一名军医,要随时接受上级的派遣,地方部队出现了重症患者,ICU人就需要在第一时间赶去。然而,无论是外出会诊,还是出国学习,让宋青最牵挂的还是她的重症监护科。科里的同事都知道,“主任喜欢夜间电话查房。”她说:“重症监护科的患者,多半是夜间出现术后并发症比较多,我夜里打电话就是为了给值班的年轻医生提个醒。”

  绿叶,做最绿的那一片

  尽管,宋青在同事眼里是“一个不知疲倦的人,干起工作来不顾一切的人。”但她坦诚相告,自己有时候也感觉很累,也想好好休息一下,可只要往病人面前一坐,她就精神头儿十足,可以忘掉吃饭,忘掉睡觉。可能每位重症患者脱离危险之后,会忽略在昏迷之中受到ICU人竭力抢救、监护的那一幕,最先想的是为他持刀手术的外科大夫。宋青经常对她科室的成员说:“ICU人,如同点缀医‘苑’红花的绿叶。但即便是绿叶,我们也要做最绿的那一片。”

  宋青要强、“永不言败”的性格源于她 “红色”家庭给她的熏染,她说:“我的父母都是优秀的军人,他们的榜样力量影响我在工作中不断的进取。”早年在法国巴黎第七大学圣安东尼就读硕士时,宋青学习的是麻醉及重症专业临床知识,她说:“在国外,中国人的学识要想被他们认可,需要付出比一般人更多的时间去学习。”她痴迷所学专业的劲头得到导师的多次褒奖,以至后来临床实习时,只要麻醉出现困难,法国医生就会说:“快去找那个中国医生。”

  宋青说她自己一直把事业作为她生命的果实来品尝,尤其在挑起医院重症监护科的“大梁”之后,站在领导的位置上,她感觉留学时的学知已经不能满足她现在的需要。最近她又忙里偷闲地攻读法律专业,她认为:“当下社会需求复合型人才,医生应该懂得一些法律知识。”

  医学界有句老话:“要想管好病人,就要泡在病房”。宋青说要发展这句话,不但要泡在病房,还要让头上长出‘草’来”,每一根草,都是发现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只有不断总结和学习,医术才能不断提高.。从事教学与临床工作已经30多个年头了,在带自己的研究生时,她每次都结合临床认真备课,书写教案,做到常讲常新,讲解生动,内容丰富饱满,用老师的一桶水去灌学生一口水。她告诫学生:“医学是一个与生命息息相关的学科,容不得半点马虎。”采访中,记者无意发现宋青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记满了密密麻麻的资料,这些都是她带学生查房时留下的记录。

  可能是法国3年的留学生涯造就了宋青的“小资情调”,即便工作再忙,她也没有忽略了生活和家庭。她说:“女人不能没有事业,但更不能没有家庭“。每个周末都要和先生一起喝咖啡,离家最近的翠微商场晚上9点关门,为了讨好女儿,宋青经常晚上8点带着女儿逛商场。她说:“虽然只有一个小时,但却赢得女儿的开心。”此外,宋青还是一个很会营造生活的女人,她告诉记者,保持年轻健康的心态,是精神的支柱,是生活的动力。每周去游泳馆“大显身手”,是她的拿手好戏。她能在游泳前不做任何准备动作,一头扎进水里一口气游上一千米,这件宋青津津乐道的事情,让科室里很多男同胞都对她佩服的五体投地。